欢迎来到昆山童心圆儿童语言康复中心网站!

在线留言|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网站地图

咨询热线 TELEPHONE

150-6262-8909

昆山童心圆儿童语言康复中心
统一招生电话:15062628909 梅老师 

地  址:昆山市象屿两岸商业广场6号楼3F(高铁站北出口对面)

网  站:www.txytrn.com  

公交线路:2路,游6路,3路,11路,16路,22路,28路,29路,K29线,31路,88路,111路,101路,107路,124路,132路,133路,134路,158路,159路,高新区205路,开发区213路,到达“昆山南站”下车。

认识自闭症

当前位置:首页 --> 童星圆孩子的故事

自闭症隐藏的天赋

作者:童心圆 来源:童心圆 日期:2020/12/25 14:29:04 人气:450

在《错把妻子当帽子的人》中,奥立佛•沙克斯描述了在州立医院见过的一对26岁的双胞胎,约翰和迈克尔。这两人自幼就被当做智力障碍而收容在精神病院中。

 

一天,沙克斯跟他们在一块儿,一盒火柴从桌子上掉下来,洒落到地板上。几乎同时,这对双胞胎喊着说:“ 111根!” 接着说道,“ 37,37,37,111。”

 

约翰和迈克尔不能解释他们是怎样如此快速地数算这些火柴的,或者为何他们把这一数字自然地分为三部分:

 

约翰伸出两个手指和他的拇指做出一个姿势,似乎表明他们已自然地把该数字三等分,或者说,以他们自己的一种方法自然地“分拆”为这三等份,数字“裂变”...... 他们似乎对我的惊讶非常诧异,就好像我是个睁眼瞎。

 

即使那些不太了解关于自闭症的人也可能对像约翰和迈克尔这样的 “自闭学者症” 并不陌生,这主要归功于沙克斯所著的一些学者症的自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1988年的电影《雨人》。(然而,达斯汀•霍夫曼的角色的原型来自现实生活中的学者症者,一个名叫金•匹克的人,其实本来并不是自闭症者。)

 

那些描述已造成了普遍的误解:自闭症者都具备特异的能力,但那些能力都不切实际,并与 “ 真正的 ” 智力没有联系。

 

另外一些自闭症者虽然拥有非凡的能力,功能运作水平较高。在回忆录《星期三是蓝色的》中,阿斯伯格综合症者丹尼尔•塔米特,描述了童年充满了社交笨拙,但也以他能掌握10种不同的语言为乐。同样,在 “ 谱系 ”中的一些幸运的技术天才可能比恋爱伴侣更加受到风险资本家的青睐,即使他们仍需设法独立生活和挣钱。

 

研究人员越来越多地发现,即使是那些起初看似程度严重的自闭症者可能实际上拥有令人惊讶的天赋。而这些人的天赋并不仅限于奇招异数,如像知晓1956年1月5日是否是星期二之类。科学家们认为他们表现出真正的智慧的征兆,甚至可能是优于没有自闭的人。

 

重度自闭症者的反应并不太多 — 但他们给出答案却极不寻常。

 

研究自闭症几十年之久的蒙特利尔大学心理医生洛朗•默特朗去年带领的一项研究表明,自闭症者大脑往往寻找各种它所 “ 喜欢 ” 的信息进行处理,与此同时却忽略一些它不喜欢的东西,例如语言和社交暗示。正如很多盲人的听力都更好一样,默特朗说,自闭症者的大脑或许能更好地理解数字或模式。

 

2011年,默特朗发现有自闭症者将他们的大脑资源更多地集中于视觉处理,更少使用在像计划和冲动控制等任务上。这就是为何自闭症者在问题解决方面速度可快达40%,正如他2009年所展示的那样。

 

对于他的自闭症下属,默特朗使用了一种依靠视觉模式识别的测试,也被称作为瑞文标准推理测验。当时,他和同事们面临着被那些认为自闭症者将会在如此复杂的测试中一败涂地的人的批评。在本世纪头十年的中期,无言语自闭症者曾被一些人推定为弱智。但事实证明,“ 自闭症者都是感知专家,” 默特朗告诉我。 “ 他们在处理复杂模式方面优于我们。”

 

默特朗还发现,自闭症者具有优异的记忆力 — 包括提及回忆很久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和常被没有自闭症的人们所忽略的细节。这就是他之所以要跟他的实验室的一位自闭症研究员米歇尔•道森密切合作的原因之一。 “ 虽说与在研究自闭症的面部知觉中曾使用过的方法对我来讲都极其相似,” 默特朗在2011年《自然》期刊中的一篇文章中称,“ 道森能马上回想起它们。”

 

《洋葱的恶搞新闻影视》中的一集是关于差派一个所谓的 “ 自闭症记者 ” 去报道一则造成一人丧生的火车事故。 “ 幸运的是没有对火车造成任何结构性的破坏,” 演员在滔滔不绝地谈论火车精彩的(对他)的细节,如 “ 西屋E-CAM XCA448F发动机 ” 之后结束报道。那当然是老套路:即自闭症者会记住机车牵引系统,而忽视其背后的真实、人性的故事内容。

 

与默特朗首次开始他的研究所不同的是,自闭症者能够在技术和视觉任务方面的早熟现在已被更多人接受。但他们似乎不太可能成为伟大的诗人和艺术家,对吧?

 

事实上,新的研究表明,自闭症的优势可能甚至会延伸到通常被认为是没有自闭症的人们的强项领域,如像创意。上月发表在《自闭症和发育障碍期刊》上的一篇论文试图测试一群自闭症者和非自闭症者的创意产出。

 

参与者被要求尽可能多地思考砖和回形针的非常规性用途。重度自闭者在实验中的反应并不是非常多,但他们给出答案却极不寻常,表现出很强的创造性思维的征兆。

 

非自闭症参与者会想出所有简单的答案,比如使用喜欢回形针重置他们的iPhone,然后才会转移到更具创新性的用途。但是,自闭症患者会直奔独创性的回答。例如,说他们会把回形针用作纸飞机机头的加重物,或加热用以缝合伤口。

 

“大多数人都集中在对象的某一个属性上,并由此展开联想,” 斯特灵大学的健康研究员,以及合作者研究之一凯瑟琳•贝斯特告诉我。 “他们可能会说,‘哦,它就像一根铁丝。你还能用铁丝做什么呢?’而有自闭症特征的人则直接跳到更复杂的用途上。”

 

自闭症的大脑是先天的缺陷的观点是史蒂夫•西尔伯曼在他最近的一本书《赎金部族》中所驳斥诸多的迷思之一。如果把大脑看作操作系统,他写道:“就因为一台电脑没有运行视窗并不意味着它就是坏了。并非所有非典型人类操作系统的特征都是程序错误。”

 

西尔伯曼说,他避免使用诸如 “ 高功能 ” 和 “ 低功能。” “ 那些被划归高功能人们的困苦常常并不那么显而易见,” 他日前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特里•格罗斯,“ 虽说科学表明那些被归类为低功能的人常常具有天赋和技能也并不明显一样。” 或者借用一著名的操作系统的口号,许多自闭症者只是 “ 非同凡想(think different),”却一点也不差。

 

这并不是说重度自闭症儿童(其中一些具有严重行为问题和暴力倾向)的家长们并没有面对真正的挑战。这里只是讲的确存在这么一些虽然不能说话,但却具有模式识别、创造力和注重细节的人。

 

然而,该研究和其他的研究可能预示着是重新思考教育工作者应如何帮助自闭症儿童为更广阔的天地做好准备的时候了。儿童早期干预应注重利用优势,默特朗说,而不是消除自闭症儿童和非自闭症儿童之间的差异。

 

“ 我不再相信智力残疾是自闭症所固有的,” 默特朗说。基于这一点,他认为,“ 自闭症者的极限应该不断推进,而且他们的教材也不应该被简化。”

Copyright ©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昆山童心圆儿童语言康复中心  后台登录  苏ICP备17026551号-1  
电话:150-6262-8909   网址:www.txytrn.com   地址:昆山市象屿商业广场3楼(昆山高铁南站北门对面)
服务项目:昆山自闭症 | 昆山孤独症 | 昆山感统训练 | 昆山发育迟缓 | 昆山语言迟缓 | 昆山语言培训
昆山童星圆
QQ在线咨询
课程咨询
150-6262-8909
客服热线
150-6262-8909